汽车清洁用品:F1上海站十年:拥抱还是怀念

F1上海站十年:拥抱还是怀念本报记者曹俊杰当法拉利车队的阿隆索在4月14日举起上海分站赛的奖杯时,时光似乎停止了前进。转眼之间,F1的引擎已经在“上赛道”轰鸣了十年。这是场回忆意义浓厚的比赛,2004年,最初国人因为法拉利车队的车王舒马赫,才拥挤着赶来上赛道。如今,这里仍然是法拉利车迷最多的赛车场。只不过观众呼喊的名字,由“迈克尔”换成了“费尔南多·阿隆索”。而这也是阿隆索以
F1上海站十年:拥抱还是怀念 本报记者 曹俊杰本报记者 曹俊杰

  当法拉利车队的阿隆索在4月14日举起上海分站赛的奖杯时,时光似乎停止了前进。转眼之间,F1的引擎已经在“上赛道”轰鸣了十年。

  这是场回忆意义浓厚的比赛,2004年,最初国人因为法拉利车队的车王舒马赫,才拥挤着赶来上赛道。如今,这里仍然是法拉利车迷最多的赛车场。只不过观众呼喊的名字,由“迈克尔”换成了“费尔南多·阿隆索”。而这也是阿隆索以及法拉利车队在本赛季的首胜。

  正如其它赛事品牌正在越往中国靠近一样,作为赛车界的奢侈品,F1也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即使是央视因为高额的电视转播权而没有和F1谈拢,F1赛事组织者依然丝毫没有退让。虽然缺少了央视的转播,但全球有超过20亿人次的电视观众,通过150余家电视台直播、转播观看了本站赛事就像3年前,当外界普遍认为合约到期的F1和上赛道将分道扬镳之时,一纸十年的合约却尘埃落定。

  这个投资巨大的上赛道,如果没有F1的举办,它将失去任何意义。F1总裁伯尼·埃克莱斯顿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当在一个地区的赛车文化并没有完全普及之时,它的最大用途仍然是城市名片、形象。他知道中国人需要F1,就像一潭水需要鱼才能成为景观一样。即使在这里,没有一个中国车队或中国车手参加F1正赛。

  十年前,由上海市政府推动,一批国际性的大赛和演出在这里落地,打造上海的国际形象,当时的F1上海赛、上海网球大师杯等都在那个背景下应运而生。不过,当新奇感消失的时候,伴随的就是逐年减少的观众人数。除了首届创造了27万人次的火爆,但之后几届的观众人数明显下降,基本维持在每届累计12万至15万人次的水平。

  十年间,上赛道在这十年里迎接了8位冠军,除了汉密尔顿和阿隆索夺过两次冠军外,还没有一位冠军在这里成功卫冕过。因此上赛道也形成一个普遍传唱的魔咒:没有一个车手能够在上海卫冕。去年的卫冕冠军罗斯伯格也不能逃脱这个魔咒,罗斯博格早在中途就因车故障而退赛。

  不过有趣的是,在F1在上海的十年里,媒体从普遍捧赞,到怀疑“上海还需要不需要F1”,这是一个伪命题,就如同“F1需不需要上海一样”。对于伯尼来说,这是个无本万利的买卖,但并非缺一不可,但上赛道则不同,没有了F1,它将失去地区的产业竞争力、文化名片。

  就像这十年内,中国各类赛车比赛五花八门,很多地方均以引入一项赛车比赛为荣耀。表面上是地方政府、汽车厂商、运动协会共享繁荣的盛宴,事实上却是因车手培养体系建设等基础工作的滞后,让这个已经步入汽车时代的国家,依然徘徊在赛车运动普及大门之外。赛车文化的薄弱决定了中国赛车运动可持续发展的后劲不足。

  事实上,F1还不存在真正的中国元素,因为确实没有中国车队和中国车手。说点实际的东西,那就是上赛道还只能把F1做成一个大型活动和大型节庆,让它丰富我们这个社会的文化内涵。所以主办方把中国车手马青骅在上赛道的练习秀当作讨好当地观众的筹码。

  或许,正如陈奕迅歌词所唱的:“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十年之后,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